总汇

<p>在他的经典小说“1984”中,乔治奥威尔构思了一个未来的社会,其中常识和基本价值观被颠倒了</p><p>政府宣传的一些口号包含了这一愿景的实质:“战争就是和平”,“自由就是奴隶制”是最令人难忘的</p><p>然而,罗伯茨法官在公民联合案中领导的当代最高法院的判决甚至超过了奥威尔的期望</p><p>公民联合会的5-4分裂决定规定了法律规定的第一修正案保护条款,其中包含或限制无限量金钱的言论自由原则</p><p>法院认为,国会可能不会颁布任何法律来限制对一个政治候选人筹集或支出的资金的使用</p><p>简而言之,货币有权享受与第一修正案完全相同的保护</p><p>简而言之,金钱就是言论</p><p>让我们来看看这个断言的逻辑</p><p>表面上令人反感</p><p>在直接,直观的层面上,就像是说鲜花是粪便</p><p>言语是人类能力的最高表现,而金钱显然是沉默的</p><p>用爱国者的话说,金钱是“另类” - 它也可以涵盖任何概念或概念的表达,无论多么虚假或冒犯</p><p>另一方面,金钱是言论的观念被土地上最高的法律机构所认可</p><p>因此,让我们超越直接的直觉,批判性地看待金钱和言语之间的实际关系</p><p>在我们当代的政治体系中,金钱是言语的附属物(有点像粪便是鲜花的附属物)</p><p>演讲不再局限于你我之间的对话</p><p>现在通过电视和互联网向更广泛的观众播放演讲者</p><p>但它确实付出了代价</p><p>广播引擎就是金钱</p><p>金钱促进了言论的传播</p><p>金钱放大了演讲</p><p>所以让我们考虑一些扩大声音的其他方法</p><p>让我们看看第一修正案的扩音是否与言语本身一样好</p><p>我们是否允许政治办公室的候选人开车穿过城镇播放他的信息,而扬声器变得如此响亮以至于他们淹没了所有其他声音</p><p>我们会让广告牌如此之大,以至于它们会从天而降吗</p><p>我们是否会允许人们用他们的政治信息入侵他们的家园和企业</p><p>显然不是 - 在这些和其他一百种方式中,我们完全愿意限制和调整语音的放大,而不用担心这样做会限制语音本身</p><p>但是,最高法院给予了特殊保护,这是一种保护,不保留任何其他扩大手段</p><p>根据法院的说法,金钱本身就是一种不受管制的言论</p><p>当然,这种逻辑和法律的扭曲可能导致我们只得出一个结论</p><p>只有金钱的利益才能得出结论,应该保护金钱</p><p>因此,根据公民联合会的决定,最高法院将自己牢牢地置于钱包里</p><p>它代表着金钱的利益,而不是宪法,更不用说人民的利益了</p><p>通过以这种方式保护金钱,法院开放民主进程,以肆无忌惮的自身利益观察其后果,随着岁月的流逝以及肇事者是否对他们负责,这将是有趣的</p><p>他们的行为</p><p>对于任何对法院决定的公民联合会内部政治,历史背景或具体细节感兴趣的人,请参阅Jeffrey Toobin于2012年5月21日在“纽约客”杂志上发表的文章</p><p> Toobin长期以来一直是一名优秀的评论员,

作者:华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