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

<p>澳大利亚周围有一条绿色的海草草甸,可能在国际碳市场上价值54亿澳元,这可能有助于澳大利亚和其他国家实现碳排放目标</p><p>能否实现这种潜力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下一届政府实施的碳管理计划的类型</p><p>大多数人都知道森林会阻挡大气中的二氧化碳</p><p>这是我们的碳核算计划的一部分,并支持植树和森林保护计划,为此提供了价值,“绿碳”</p><p>到目前为止,海洋植物系统捕获的碳,即所谓的“蓝色碳”,在碳核算中基本上被忽略了</p><p>但我们伊迪丝科文大学的新研究(今天发表在PLOS ONE杂志上)表明,隐藏在我们海洋之下的海草草甸锁定了我们森林的四到十倍</p><p>当他们将碳从大气层中抢走时,他们是重击手</p><p>我们保守估计,澳大利亚92,500平方公里的海草草甸含有超过1.55亿吨的碳</p><p>以每吨35加元的碳交易价格(联邦政府预测到2020年)表明可以用于可交易碳信用额的数十亿美元资产</p><p>除了这些草地已经锁定的碳,他们每年还增加约100万吨碳,潜在价值3500万美元</p><p>那么让我们看看我们如何实现这一潜在价值,以及下一届政府对碳的影响如何影响这一点</p><p>根据过去政府的政策,碳价格一直固定到2014 - 15年</p><p>之后,价格将由市场决定,在排放交易计划中</p><p>估计54亿澳元是基于过去的政府,预计2020年的碳交易价格为每吨35加元</p><p>究竟如何实现这一目标仍不清楚</p><p>然而,诸如联合国,减少森林砍伐和森林退化所致排放计划等机制已在国际上得到应用,以实现使森林完好无损的价值,从而保护其储存的碳</p><p>这种机制可以产生巨大的流动效益:可以在评估海洋碳资源,将这些资源带入市场或通过重新植被计划创造新的海洋栖息地时创造就业机会</p><p>地中海地区的科学家和经济学家目前正在共同开发工具包,以便将蓝碳商店带入碳市场</p><p>相比之下,目前反对派提出的直接行动政策似乎严重限制了实现蓝碳价值的潜力</p><p>根据直接行动计划,没有将碳留在草地上的价值,并且不会因干扰草地和将碳排放到大气中而受到惩罚</p><p>不幸的是,海草草甸受到养分污染和沿海开发的严重威胁</p><p>每平方公里的损失会释放1.6吨碳回到大气中</p><p>直接行动政策可以为蓝碳提供价值的一种可能方式是奖励创建新的植被海洋栖息地,就像我们支付再造林的方式一样</p><p>不幸的是,最大的碳储存在海草中发现,众所周知难以移植或重新植入</p><p>如果我们希望能够与海洋植物一起进行大规模的投资,那么我们已经学会了几百年来对森林的了解</p><p>在短期内,保护和重视我们所拥有的可能是更聪明的方法</p><p>如果我们失去栖息地,即使我们打算投资移植,也可能是长期损失</p><p>澳大利亚沿海碳生物地球化学集群是研究提供商的合作,正在努力进一步改进我们对海洋生境中储存的碳的估算,以及这些碳在未来气候情景中的变化</p><p>与此同时,我们的欧洲同事继续研究蓝碳如何进入碳市场</p><p>希望澳大利亚能够意识到我们拥有一种值得保护的宝贵蓝碳资源,只要我们对创意碳交易计划持开放态度,

作者:公西蠡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