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p>在尼日利亚北部绑架和杀害一名英国和意大利人质标志着该国激进的伊斯兰主义者所遭受的暴力事件令人担忧的新发展</p><p>绑架的责任最初是由萨赫勒以外的土地上一个名为基地组织的前所未闻中的组织声称的,但尼日利亚的安全人士认为绑架者来自博科哈拉姆派,这是一个伊斯兰教派,自那以后造成近1,000人死亡</p><p>根据尼日利亚的安全消息来源,人质在试图营救时被关押在偏远的北部城市索科托</p><p>迄今为止,这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穆斯林贸易中心已经摆脱了博科哈拉姆的暴力冲击,这意味着尼日利亚北部豪萨语中的“西方教育是有罪的”</p><p>但与尼日尔数百英里的多孔且监管不力的边界使得索科托成为了来自Boko Haram或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称为Aqim)的绑架者的避风港</p><p>两个组织都将自己视为乌萨马·本·拉丹基地组织的分支,并在塔利班身上松散地模仿自己</p><p>但分析人士说,这两个组织都不是一个单一的协调组织,每个组织或多或少都愿意使用暴力来实现其目标</p><p>广大的地理位置和薄弱的中央政府意味着尼日利亚及其北方邻国一直在努力防止普通公民或具有犯罪意识的恐怖分子跨越国界</p><p>漫游遍布尼日尔,毛里塔尼亚,马里,乍得和西撒哈拉的广阔沙漠,阿齐姆在这些资源不足的政府基本上没有受到控制</p><p>但是,阿尔及利亚建立的运动尚未在尼日利亚植入,迄今为止,武装分子一直是一种局部现象</p><p>有关官员说,每个团体内的派系都互相联系</p><p>根据尼日利亚情报官员的说法,更激进的博科哈拉姆派别的成员已接受阿尔及利亚阿齐姆和阿富汗的训练</p><p> Aqim被认为给了Boko Haram关于城市恐怖主义战术和自杀性爆炸的建议</p><p> Aqim已经完善了分析师所谓的“绑架经济”,扼杀了西方人和非洲人的绑架和赎金</p><p>它经常在一个国家抢夺人质并将其移过一个或多个边界,最终进入马里的Aqim基地</p><p>报道显示,克里斯麦克马纳斯和弗朗科拉莫利纳拉都在四处移动,但仍然在尼日利亚境内,这使得阿齐姆不太可能支持暴行</p><p>迄今为止,博科圣地已经避免将绑架视为摇钱树或意识形态</p><p>该组织普遍赞成无目标的大规模炸弹袭击</p><p>但它的竞选活动越来越复杂,从原油炸弹逐渐变成更复杂的简易爆炸装置</p><p>目标也变得更加雄心勃勃:去年在阿布贾对联合国办事处的袭击表明外国人被视为合法目标</p><p>观察人士说,方法的多样性表明该组织越来越分散</p><p>这引发了令人恐惧的可能性,即绑架者很可能是Boko Haram模仿Aqim战术的分支</p><p>这可能会在该国北部形成一个新的恐怖篇章,反映出困扰尼日利亚南部石油小溪的绑架十年,